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潮阳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4|回复: 0

正是被史密斯连哄带骗弄上飞机的战云笙

[复制链接]

23

主题

23

帖子

30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01
发表于 2024-2-27 13: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419章 他看她的目光,过分炙深
他试图要抢走那还未烧完的日记簿,莫念提着带火的日记本就走进了盥洗室。
伴随抽水马桶的声音,燕西京最后只在马桶坑里看到漂浮在水面上的灰,再无别的痕迹可寻。
莫念看着他阴沉起来的俊脸,说道:
“以前你纵然也恶劣,但还不至于这么无耻的去翻人家过去的隐私。现在,没有了,属于我们的一切,都没有了。”
顿了下,说道,
“我以前不仅字写得烂,成绩更烂。但为了那自带滤镜的爱情,我义无反顾的从一个混世小魔女变成了一个人人艳羡的无敌学霸。
我拔掉了满身的戾气,只因为听说你喜欢温柔贤惠的姑娘……,我还听说你喜欢听人拉小提琴,就特地报了个小提琴班偷偷摸摸的练到了十级,但却从未给你拉过一次琴。
不是我不想拉,是你从来没有给过我机会。甚至,不知道从哪里听到的鬼话,说是在心口上纹上心爱男人的名字就能心想事成,我还特地跑去纹了……,
统统这些,都是因为要无法自拔的爱你,或者是为了更好的配上你……”
说到这,深吸一口气,“但,如今想来,这一切都是我的噩梦,如今这个噩梦,也都过去了,不是么?”说着,语调恢复平静,“下楼吃面吧。”
她说完,就转身走出了房间。
燕西京视线盯着漂浮在水面上残留着纸片的灰烬,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要做什么。
他下楼的时候,那碗面自然是坨掉了。
不过,莫念又从新给他下了一碗。
虽然,他搞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在跟他倔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让他吃一口她以为状态最佳的面。
但,当他吃下第一口面条后,女人很快就给了他答案。
她问他:“好吃吗?”
燕西京由衷的点头道:“不比五星级厨师的手艺差。”
闻言,莫念就对他笑了笑,说道:
“我记得我第一次为你下厨做的就是面,那是我学了好久以后才能拿碘酊能治疗牛皮癣吗得出手的第一个厨艺。
只可惜,那天,我被烫了满手的水泡,那碗面你却没有吃。后来,那碗面坨了,最后被我吃掉了,心里却很苦。
然后那时候我就在想,是不是单向恋爱注定就是这个滋味?如果一直都是苦的,我还要不要这样的爱情?”
燕西京觉得自己的面吃不下去了,他搁下筷子,抬起头,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莫念的眼睛。
莫念银屑病延误治疗危害目光却看在了旁处,眸色有些空洞,良久,她视线收回,跟燕西京的对上,说道:
“事实上,我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跟你在一起后,我的苦日子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我。”
顿了顿,
“所以,我想要甜甜的好日子。请问,燕先生,你能给我什么?你从始至终都只是最爱自己多一点,
何况你现在已经失忆了,连同从前对我那点的情分也都消失了,
何必还要做出这么一副非我不可的样子?你这样,我并不会觉得你有多深情,只会让我厌恶,你明白么?”
燕西京好一会儿没说话。
在长达一分钟的沉默后,燕西京问道:“所以,说来说去,你是一定要跟我离这个婚?”
“是。”
燕西京眸色深了深,静了片刻,又道:“于你而言,什么才算是甜甜的好日子?”
“没有你的日子,就是好子日。”
显然,这场沟通无疾而终。
燕西京离开莫家老宅时,外面下起了小雨。
他看着车窗外不断变换着的街景,脑海里不停回荡着的魔音——没有你的日子,就是好日子。
曾经义无反顾深爱着他的女人,说不爱就真的不爱了。
那么,他明明对她没什么记忆,为什么却因这样的话而感到心痛?
……
**
一天后的傍晚,史密斯先生的私人飞机平安降落在盛京。
飞机打开舱门,他最先走下飞机,感受陌生城市带来的寒流过境的气息。
他穿的很少,只穿了件黑色薄款长风衣,一阵寒风吹来,吹散了他身上不少倦意。
他从属下那接过一只点好的香烟,眯眸抽了两口,突然想起了什么,又给掐掉了,并冷声对他的属下吩咐道:“以后都不抽了,戒了!”
属下诧异,但却不敢问其原因,不过却也能猜到个大概,估计是因为舟舟小姐讨厌人抽烟。
属下将他掐灭的烟接过来扔进垃圾桶里后,问道:“先生,要叫醒那个小祖宗吗?”
属下口中的小祖宗不为什么说牛皮癣是一种身心疾病是旁人,正是被史密斯连哄带骗弄上飞机的战云笙。
抛开史密斯家族跟詹姆斯家族以往的过节,就单单论人而言,史密斯还是很喜欢战云笙的。
那狗丫头就是个鬼灵精怪的东西,胆子野,花招也多,很有意思。
他薄唇溢出个阴柔的笑弧,答非所问:“你说,我要是认她做干女儿,她爹妈会不会同意?”
属下讪讪的:“属下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同意,但詹姆斯先生肯定是不同意的。”
顿了顿,“先生,您要是稀罕孩子,愿意给您生的女人大有人在,何必给别人当便宜爹呢?”
这话听的史密斯不禁心情大好,他笑道:
“说的也是。别人家的孩子再好,都没有自己亲生骨肉的亲。”说着,脸色又是一冷,“你懂个屁,一般胭脂俗粉配给我生孩子吗?”
那属下连忙堆着笑脸,说道:“那自然是不能。要属下看,您今后跟舟舟小姐的孩子,一定比战云笙那小祖宗长的还要聪明漂亮。”
两人正说着话,一个气场干练的漂亮女人走到了史密斯面前,神色复杂的道:“先生,不好了,战云笙不见了。”
音落,史密斯眉头立刻就夹到了最深:“嗯?”
女人道:“应该是趁先前开舱门时偷偷逃了,属下已经安排人四处寻找了。”
史密斯脸色很不好看。
五岁点大的孩子,还是个小女孩,在机场走丢所面临的危险概率实在是太高了。
轻则被诱拐失踪,或者被不良嗜好者猥亵,重则就是一条无辜的生命。
无论哪一种,都不是我的牛皮癣复发全身都是史密斯想看到的。
他才刚刚在史密斯家族站稳脚跟,可万万不能在这时候得罪詹姆斯先生,否则他将面临很大的麻烦。
思及此,史密斯就冷声道:“找不回来,你们就可以自戕了。”
音落,不等那女人回应,史密斯电话响了。
他摸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是朱舟舟打来的。
他眯了眯眸,犹豫了几秒,才接通。
电话一接通,果然不出他所料,开口说话的不是朱舟舟而是安小七。
“史密斯先生,虽然我不太清楚你是怎么将我女儿哄骗上了你的飞机的,但,要我告诉你的是,如果我女儿但凡少一根汗毛,你就别想活着离开盛京。”
面对安小七的威胁,史密斯却不以为意的道:
“安小姐,你当我这个史密斯家族的掌权人是纸糊的?你说动就能动的?
实不相瞒,我这一趟盛京之行,一是来谈情说爱的,二是来见帝国总统的,
如今的帝国总统是我舅舅,你觉得你若是动了我,你能全身而退么?”
顿了顿,话锋倏尔一转,说道,“安小姐,实不相瞒,小家伙前几分钟在机场走丢了。”
此话一出,手机那端的安小七急的险先一口气没上来昏过去,她在身后战西爵搀扶下站直身体,哆嗦着问道:“丢了是什么意思?”
史密斯:“十分钟前,飞机开了前后两个舱门,她大概是那个时候偷偷溜掉的。现在我已经让人全力是找了。”
顿了顿,解释战云笙上他飞机牛皮癣是怎么患上的的起因,
“还有件事,我得事先跟你表明,你女儿还真不是我连哄带骗上的我飞机。
前天,我是在加州城机场从一个疑似拐卖团伙手上将她救下来的。
当时,若不是我出面将她的人给截回来,没准她现在要么是被卖了,要么就是出意外死了。
总之,我从拐卖团伙将她救下了后,她听说我是飞往盛京,就央求我可不可以带她飞盛京找妈咪和她的亲爹地。”
说到这,就拉长调子轻哂了一下,
“我看她小小的一只实在是可怜,就做起来好人好事让她上我的飞机了。当然……”
话锋一顿,变了个语调,
“当然,我也是存了私心,想利用她这张王牌帮我顺利追求我心仪的女人,只不过是,现在出现了意外。”
安小七冷静的等他说完,冷冷的道:
“史密斯,从现在开始,你最好祈祷我女儿没什么,否则就算是同归于尽,我也不会放过你。”
……
安小七跟史密斯通完第一个电话后,战西爵和燕西京甚至是战九枭把盛京能动用的关系网全都动用了,第一时间参与了搜寻的工作。
但诡异的是,那么多的人力物力以及财力,都没人找到任何战云笙的下落。
她好似凭空蒸发了一般,杳无音信。
直至一个月后新岁即将来临的前几天,事情出现了转机。
那天是清晨。
坐在飘窗上神思恍惚的安小七收到了一条短信,这才打破高度紧张的搜救工作。
短信是朱娇娇发来的:安小姐,我是朱娇娇,方便见一面么?
因为战云笙失踪一事,安小七整个人都瘦了不少,她现在压根就没空搭理朱娇娇这个脑残。
正当她要把朱娇娇拉黑时,手机里又进来一条朱娇娇的短青少年牛皮癣的病因是什么信:
今天早上,在我的家门口突然来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她说她叫战云笙。
安小七看完这条短信,几乎立刻就把电话回拨了过去。
对方几乎是秒接,并传来朱娇娇淡淡的笑声:“安小姐……”
安小七打断她:“孩子在哪?”
朱娇娇看了眼躺在她的床上的战云笙,笑了笑,说道:
“在我家。”顿了下,补充道,“噢,就是战总之前为了安置我们一家老小的那个家,盛京大道上的海棠名苑。”
说话间,安小七已经疾步冲下了楼,边跑的过程,边质问道:
“你捡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为什么不送到派出所?”
“安小姐,若是你的家门口突然出现一个昏迷不醒的孩子,你第一时间难道不是急救?
我今天早上打算出门去医院复查身体时,就看到她倒在了我的家门口。
我请我姐夫帮忙把孩子抱回家给她做了简单的急救后,她才渐渐好转,她迷迷糊糊中说她叫战云笙……”
说到这,顿了顿,将话题切入正题,
“我最近多少听闻你女儿丢了的消息,当下就想着她会不会就是你女儿?
所以,我第一时间就把电话打给了你,怎么样,如果她真的是你女儿,你是不是应该好好感谢我这个救命恩人?
毕竟,你抢走了我最爱的男人,我完全有理由毁了你最爱的孩子,对吧?”
说到这里,朱娇娇视线从床上的战云笙身上撤回,落在了门口只裹着一个浴巾身上胸毛很重的男人,眸色颤了颤,又道:
“安小姐,我有个困惑,请请教一下。战云笙是你跟战总的孩子么?”
安小七觉得朱娇娇狠起来连自己的命都不要,是个丧心病狂的疯女人,她当然不能说实话,万一激怒了她,她对孩子不利怎么办?
因此,她很快就回道:“她跟战西爵无关,你不要动她!”
朱娇娇扯唇,笑道:
“安小姐,你说什么呢,我是那种不遵纪守法的公民么?我已经死过一次了,
现在只想拼命的好好活着,想巴结你都还来不及,怎么敢得罪你啊?
我就不跟战总打电话联系了,你直接转告他一声,然后一块过来把孩子接走吧。
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低烧一直不退,醒醒睡睡的,看起来情况不太好呢。”
她说完,连给安小七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掐断了她的电话。
电话掐断后,就看向已经朝他走过来的男人。
刚刚沐浴后的男人,眉间里的刀疤隐隐显得比之前每一次所见都要狰狞。
他看她的目光更是充满侵略性,让她不禁想起最近这男人在她身上施暴的种种行径。
他会拿着皮条抽打她的身体,更会用猩红的烟头烫她的皮肤。
他甚至会用狗链子拴在她的脖子上,让她学狗叫。
因此,朱娇娇现在看到他是本能的畏惧,但一想到她之所以忍辱负重都是为了能跟战西爵在一起,她又很快镇定下来。
她朝男人走过去,淡声说道:“电话我已经打了,他们很快就会来把孩子接走,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
闻言,战文霆就将她拖到卫生间,把门关上后,就把她面朝洗水台的方向摁着。
随后,他看着镜子里朱娇娇因胆怯而颤抖的睫毛,不阴不阳的笑道:“你不是想跟战西爵在一起么?”
朱娇娇咬唇,看着镜子里男人那张阴气森森的脸,说道:
“你不是知道?我之所以跟你合作,目的不就是为了这个?就算我得不到他,也绝不允许安小七得到他,我不仅让她得不到,我还要毁了她!”
战文霆扯唇,手爬上她的后颈,一把将她扒了个精光,
随后从洗手台摸出一把刮胡刀,在她后背上划出两道细长的血口子,待鲜血源源不断溢出来时,他俯首舔干净。
明明伤口很疼,但朱娇娇却连哼都没有哼一声,直至男人牙齿在她伤口上狠狠咬了一块皮下来,她才痛的发出闷哼的痛苦声。
跟着,她整个人就被男人扳过身来,然后就被扇了一耳光: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这长相普通,身材勉强还说得过去的下贱胚,你拿什么跟安小七比?我那个大侄子凭什么会高看你一眼?”
面对男人的冷嘲热讽,朱娇娇十分冷静。
她道:“就因为知道比不上安小七那个狐狸精,所以才答应跟你合作的。”顿了顿,说道,“那么,请问战二爷,眼下需要我怎么配合,才能让战西爵多看我一眼且能彻底拆散他们呢?”
战文霆视线极淡的掠了朱娇娇胸前斑斑点点的烟头烫伤,瞬间对她失去了兴致,放开了她。
他不仅放开了她,对着她的脸又狠甩了两巴掌,待身上那股无名邪火散了差不多后,他才跟朱娇娇拉开一段距离。
他居高临下的对她冷笑道:“蠢货,戏台子都给你搭好了,你还不会唱戏?”
朱娇娇抿了抿唇,忍气吞声的道:“愿闻其详!”
战文霆阴森的笑道:
“战云笙就是离间他们关系的最佳手段。我已经派人搞清楚了,战云笙就是安小七偷偷给战西爵生下的亲生女儿……”
他话都没说完,朱娇娇就情绪激动的打断他:“这不可能。安小七说,孩子跟战西爵无关!”
战文霆最讨厌他说话被人打断,因此她在朱娇娇话音落下后就毫不犹豫的甩了她一耳光:
“贱人,老子说话的时候不许打断老子.”
朱娇娇捂住被扇的发胀的腮帮,强忍着胸腔里汹涌的怒火和恨意,说道:“对不起,我下次会注意。”
战文霆看都没看她,开始从衣架上取下衣服穿起来。
他摘掉浴袍,挺拔的好身材便暴露在朱娇娇的眼底。
但,他身上的缺陷也清晰无比的跌进了朱娇娇的视线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阳在线

GMT+8, 2024-6-21 08:16 , Processed in 0.04600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