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潮阳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85|回复: 0

宾客们也把注意力投向过来

[复制链接]

755

主题

755

帖子

312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124
发表于 2023-8-12 09: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1087章 一国权相,苏林一看司徒轩这个表情,嫂子良贤!(63)
百花绽放,蜂蝶围绕。
河宴郡主、萧娆和一并宗室贵女们坐在宴席上首,垂眸瞧着站她们面前的鲁春晓。
她们没有说话。
鲁春晓却脸色微白,身形颤颤,仿佛谁欺负了她似的。
她相貌肖其母,都是弱风扶风那一挂,这般瞧着,竟有几分楚楚之态,很是可怜。
鲁咏志和鲁老夫人忍不住凑上前。
宾客们也把注意力投向过来。
气氛一时寂静。
片刻,鲁春晓率先开口了,“请问郡主娘娘唤民女何事?”
新朝了,鲁咏志的爵位没了,除了几分家产,他就是个平头百姓,作为他的女儿,鲁春晓自然是‘民女’。
“这个,是你写的?”
河宴郡主轻蔑地扔出本‘女戒’。
这个东西,如此流传,她自然是看过的,并且十分生气,毕竟,那上面的每一条,她都犯了,按照上面的写法,她都进浸猪笼的了。
条条安得上。
河宴郡主都有点怀疑,这破玩意就是针对她写的。
她本就有心禁一禁,讽一讽,但,她终归是前朝旧臣,摸不太准楚太祖的脾气和新朝的风格,这破书坏则坏矣,却是愚民的好手段。
她断定,上层权贵大多都会喜欢,贸然出头,恐怕得不着好处,只能装作不晓得,心里还盘算着,要是这股风真刮起来,她就自请出家,先博个头筹避之。
谁晓得平王妃找来了。
河宴郡主这才想起来,哦,对了,她是义绝的,她是二嫁的,她怼了婆婆,灭了相公,女戒这事,也条条针对她。
这太好了。
牛皮癣中药专利她是昨日黄花,人家平王妃正当红啊,平亲王爱她如命,皇后娘娘又喜爱她,连宗室贵女们的教育都归她管,她来相请,要破一破这股邪风。
河宴郡主自然应允,甚至,愿意做那个出头鸟,扮扮恶人模样。
“鲁氏女,说说吧,写这玩意儿,你怎么想的啊?”
她半掀眼帘,做出一副轻蔑又鄙夷的模样。
鲁春晓抬头看着她,心里有些害怕,又有些恼怒。
凭什么啊?河宴,一个快到半百的老女人,不贞不洁,男宠遍地,甚至,还把她们鲁家害得那么凄惨,以往,她是个公主,自己不敢招惹她,但如今……
明面上,大家敬她是个‘郡主’,可实际呢,她也就是个亡国奴罢了,每天都得跟在皇后屁股后面卖乖讨好,她有什么资格这样质问自己!
鲁春晓胸口悸动,愤怒和嫉妒充斥着她的海脑,让她的语气带出几分锋芒,“郡主娘娘这样问?是对民女著的书有疑义吗?”
“您是觉得哪里不对?”
牛皮癣的治法与临床应用儒家学说,凡而为人,当懂得礼义廉耻,女子嫁人,难道不该从一而终,以夫为天,不该孝顺公婆,事必亲躬?”
“梧桐相待老,鸳鸯会双死。贞女贵殉夫,舍生亦如此。波澜誓不起,妾心古井水……”
“谦卑恭弱,从一而终,这才是天地正道,是女子典范,边走边笑道,民女晓得娘娘不爱听这样的话,但,您生来牛皮癣粉红色就是贵女,自然能任性妄为,可是……”
“不是全天下的女子,都是异端,随随便便就义绝,轻轻松松能二嫁、三嫁,总有那愿意守礼守法,难道,郡主娘娘竟然这样的霸道,容不得平平常常的贤良女子吗?”
她越说越气恼,甚至瓜连上了萧娆。
【哟,看来牛皮癣刮痧好了鲁家变成百姓不痒的癣是银屑病吗也不自然脱皮,自己嫁不出去的痛苦,还是让我们的小春晓偏激了几分啊,以往,她都是暗搓搓的在背后搞事,很少正面怼人哒!】
【啧啧啧,内分沁失调,变小火龙了吧~】
9527啧啧有声。
萧娆没忍住,‘噗’地笑了一声。
“王妃娘娘,觉得民女说的不对吗?”鲁春晓猛然转头。
宾客们无声瞧着,半是兴趣,半是讽刺。
毕竟,这里有不少信奉女戒,更是想退也退不出,觉得是儒学经典的,而河宴和萧娆……两人一个杀夫乘2,改嫁三回,男宠遍地,一个当场义绝,二嫁亲王,入朝为官,都是离经叛道,危害男人,跟他们争取资源的。
他们自然警惕。
当然,也不少把男尊女卑刻进骨子里的,就更瞧不起她们了,那鄙夷和厌恶的神情,不屑一顾的嘴角,像是已经把两人划成荡妇淫女,巴不得将她们浸了猪笼才好。
萧娆看都没看他们,仅是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这才抬头看见鲁春晓,不咸不淡地道:“春晓,当初做你和立人的继母时,我曾细细品评过你们两人。”
“你和立人,都是资质鲁钝,不堪教化之辈,天资其实差不多,但立人有一个好处比你强,那就是……”
“他有自知之明。”
“他知道自己蠢,就不会自作聪明,愿意做个鲁钝的富家翁,但你不同,你欲壑难填,心比天高,偏偏没那个脑子,行事又不正!”
“就像我对你的评价,又蠢又毒啊。”
她状似感慨。
河宴郡主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来。
鲁春晓脸色铁青,她没想到,只是稍带着讽刺萧娆一声,居然能引出她这么大一段话来。
怎,怎么还骂人呢?
“平王妃这般评价,对民女太刻薄了吧,哪怕,哪怕民女著书的内容,伤了您的颜面,你也不该出口伤人啊,大楚以文治国,连万岁爷都不禁书生的言论,难道就因为您,您……”
“离经叛道,不安于室,就容不得别的扁桃体发炎后银屑病五六个女子当贤淑的人吗?”
鲁春晓咬唇,声音很小。
但,宾客里该听见的,还是都能听见。
宾客们有些惊讶,她居然敢把话说得这样毒,这可算狠狠得罪了河宴郡主和平王妃,倒没成想,鲁氏女居然不畏强权。
几个原本就看中她的小世家夫人,默默点头。
鲁春晓当然没那么悍勇,但她想得很明白,反正不管她怎么讨好,河宴郡主和萧娆,都不会对她有好印象了,她们已经是仇人。
仇上加仇也无所谓。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她这番言论,居然没引得萧娆大怒,当场失态,她仅是摇头叹笑,像是看什么绝顶大蠢货似的看着她。
“春晓,你不明白啊,你这书,要是一家言论的话,无论写成什么,我都不会评论一句,毕竟,天下凭一知半解,就敢大放厥词的人多了,我哪有时间每个都评论。”
“只是,你这个,动摇国本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阳在线

GMT+8, 2024-7-15 22:51 , Processed in 0.04425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