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潮阳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7|回复: 0

大敌来袭

[复制链接]

117

主题

117

帖子

72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27
发表于 2022-6-11 10:1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敌来袭
北皇九十七年南龙百年八月十六日
天色微亮,一抹清晨的阳光照射在烈风致一夜未眠的刚毅脸庞,此时的他双眼射出一股精光利芒,丝毫没有意识到阳光的刺眼。
昨天众人聚在一起聊天聊了大半个夜晚才各自入睡,而烈风致则是自愿守夜。
一整夜没睡的烈风致、整个脑袋里都是三十六剑诀的数千招影子在乱舞,对于三十六剑诀如何整合为一却是一点概念也没有,不过倒是把自己擅长的几诀剑诀归纳出一套剑法来,虽还是不够成熟,但相信只要再经过一段时间就可以所成果,或许可以把它加入自己自创的云风雷三诀式之中。
待在庙外守夜的甘霖、雨露二人有了动作,二人同时望向山神庙内,显然是庙里疗伤的二人已然清醒。
烈风致唤醒尚在歇息的众人,作好准备以便随时可以出发,只是不知道钱小开的伤势如何,昨日也没能入山神庙一观究竟,真不知道是在搞什么鬼?
趁着空闲,脑子里也没在胡思乱想,便抽出剑来,擦拭着剑身。张昭师父说过,剑是剑手的第二生命,要时时保养时时擦拭、以心相待,这样子剑便会产生回应,一招好的剑法需要一位优秀的剑手来使用,更需要一柄能和剑手相呼应的剑来配合,才能发出最强的威力,尊重你的剑,亦即尊重自己。
“崩!”弓弦声突然响起,众人吃了一惊。
扭头一看、天道雨露取下紫腾弓,竟朝山神庙里射了一箭,接着甘霖及雨露俩人身形先后越下树木,来到庙前,接着二人便推开庙门大步跨了进去。
众人同感讶异,忖道:莫非有敌人潜入庙里?
烈风致更是惊愕莫名,昨晚守夜时虽说自己在思考着三十六剑诀,但也没半点放松戒备,别说是人了、就连一只老鼠也没不可能有机会让它溜了进去。怎么会里头出现敌人?这是没可能的事啊!怀着满腹疑问的烈风致也跟着快速奔入庙里。
这时庙里的情形奇妙而暧昧,钱小开面有菜色,斜躺在庙内一侧,怀里抱的正是秀发如瀑、半掩慵懒睡姿的卫无瑕。
此时的卫无瑕,雄姿英气尽去,只余下娇弱轻盈、悠慵懒散的风姿,头发有点刚醒来的凌乱,玉脸朱唇,透出一股诱人的异乎寻常的魅力,像小鸟依人般倦卧在钱小开的怀里,身上仅仅盖着一件披风,一颗螓首略略移动、寻找着刚才的舒适位位置。
而钱小开的右手悬在半空,双眼紧盯着由外闯入的这群不速之客,方才雨露射入的箭矢,钉在钱小开身后墙上,箭尾还不停地上下颤抖抖着。
不管怎么看,都是一副准备偷香窃玉,而被打断好事逮个正着的模样。
向来有仇必报的麦和人开口就调侃起钱小开来:“哟~原来南龙大名鼎鼎的‘金财童子’钱小开,保护人向来都是直接保护到床上的啊!”
“你!”钱小开脸色顿时转红,双眼瞪着麦和人,麦和人则是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
“嗯…”或许是枕边人的动作,吵醒了熟睡中卫无瑕,**一声便醒了过来。
“甘霖大哥!雨露大哥!”卫无瑕清醒过来,见到自己的亲人,娇呼着便要爬起身来,全然不顾自己几乎是一丝不挂,而一旁还有外人存在。
她不在意,可不代表钱小开不在意,卫无瑕正要爬起的娇躯被钱小开紧紧抱着,而不能动弹。
“唉呀!别抓着我啦!”卫无瑕一边娇呼还一边捶打钱小开。
甘霖大步跨过已经熄灭的火堆,蹲在卫无瑕怎样避免手部白癜风扩散身前,摸摸她的秀发爱怜道:“这段日子,真是苦了你了。”
“大哥…”甘霖亲密的动作,让卫无瑕的心里涌上一层感激,一双美目不由得满溢着感动的泪。
甘霖微笑道:“好了,什么也别说了,你的选择,大哥不会干涉,但是我答应过一哥,要把你整个人‘完好无缺’带回去,所以只好进来打搅了。”天道甘霖若有所指的瞄了钱小开一眼。
卫无暇极为聪慧,旋即意会过来,轻轻地赏了身后的钱小开一肘。
烈风致见没自己的事,向骆雨田使个眼色,把正和钱小开大眼瞪小眼的麦和人拖了出去。
二人直把麦和人拖出距离山神庙足有二十余丈的距离,直到了一处荫凉草皮上,才把他放开。
骆、烈二人席地而坐,麦和人仍是看着山神庙那一头。
半晌,麦和人突然开口道:“喂!我突然发现了一件事。”
“啥事?说来听听。”二人好奇心起不自觉地开口便问。
麦和人用着十分严肃的表情道:“卫小姐和钱小开关系很亲密。”
二人同时吐出一句“废话!”
“可是…”麦和人不理二人的骂声继续道:“记得吗?我们第一次是在那里发现钱小开的。”
“是在述香楼四大名妓之首枫瑟的闺房…嗯!”烈风致随口便回答出来。
“想起来了吗,是在四大名妓之首枫瑟的闺房,看来钱小开挺风流的嘛~希望他有那个风流的本钱,不然,我看啊~那朝他若惹怒了卫小姐,天道一族可不会让他好过哦。哈哈哈…”麦和人自个一人幸灾乐祸起来,不过没半个人搭理他。
半晌,骆雨田摇头,叹口气道:“唉!又是沿途被追杀、又是三角关系的,没想到一项简单的保护任务却是如此曲折。”
此时天道甘霖走出庙门,向三人打了个手势暗号,骆雨田回了个表示明白的手势道:“烈、麦子咱们探路先行出发。”
“没问题!”
众人当起先锋,由骆雨田指路,烈风致带头搜索察探,是否有陷阱埋伏,麦和人则牵着罗蝶落于二人之后,扮演着接应的角色。
天道甘霖、雨露二人及伤势未恢复的钱小开、卫无瑕为一路,前后保持百步的距离远远跟随。
头三天、因钱小开伤势并未痊愈,所赶的路程没有很多,由第四天起、钱小开在甘霖、雨露的帮助之下,已完全康复。众人这才全力赶路。
再赶四天路程,好不容易才离开这一大片山林,来到一处座落于一座青翠山脉前方的小村镇。
村镇规模不大,户数不过三、四十户,周围分布几处农田及几处以矮墙及木篱笆围起的栅栏放养牛羊,看起来平凡、朴实。
众人在镇上唯一的一家客栈落脚歇息,一连赶了近十天的路,所有人是又脏又累,要了几间房,所有人便各自休息。
麦和人第一个动作便是吩咐小二将好酒好菜,整桌弄上来,啃了将近半个月的干粮肉饼,都没能吃上一顿热腾腾白米饭,又为避免引来杀手,而不能升火煮食,使得烈风致纵使拥有一身打猎的好功夫却因没法升火而只能望食兴叹,这些林林总总的原因加起来,简直快把麦和人给馋死了。
烈风致三人再加上罗蝶总共四人一桌,一张不算大的方桌摆了七、八样菜,虽算不上美食佳肴,但对现时的四人而言已是十分地足够。
甘霖、雨露面对面地坐在同一张桌子上,桌上只摆了两、三样简单的小菜,二人浅饮着一壶小酒,低声对话,不知在商量什么事?
卫无瑕和钱小开待在楼上客房,伤势痊愈的钱小开武功无疑是众人当中最强的一位,有他跟在卫无瑕身旁,应该是没有问题。
饱食一顿后,骆雨田取了三只茶杯,倒放在桌面上,三个人以三角阵形为主、三连剑阵为辅作为配合的沙盘推演。
三连剑阵围攻于四海时发挥了极大的效果,只是不知在面对大群敌人的围攻时,是否仍有其神效。
三人一有空就模拟推演、想像着各种不同的情况发生时要用何种方式应变。经过数日的研究练习,已经有了完整的模式配合,相信可以应付绝大多数的敌人攻势。
这几日来三人除了在阵势上有着不少的精进,就连武功也有不小的突破,骆雨田的五灵诀在多次与二人的交手时,掌握住许多以前从没想到过的精华。麦和人则是精研异剑流三十六剑诀,有了烈风致和骆雨田当对手来练武及讨论,不但是将三十六剑诀摸个透彻,更是第一个把张昭所赠送的手札给完全融会贯通。
而烈风致自从将云袍留在那名美丽的女子身上后,便未曾再次使过云袍的武功,也没想过再找一件衣袍来代替,不知是否是因为当时不小心以云袍误伤她的缘故,而下意识地拒绝使出云袍绝式,不过却也使他自己在其他风、雷二诀的修为上有更大的进步和发展。
以异剑流三十六剑诀中,风、雨、旋、斩、点等五诀为主干,融合飞龙九转的身法,辅以其他的剑诀,进而演化出的风剑诀式,让烈风致在群战中多出几分活命的本钱,尤其在以寡敌众的情形下风剑诀式更能发挥的淋漓尽致。
而雷掌诀式便是以烈风掌为主、罗圈掌为辅,在加上由三十红皮型牛皮癣在什么季节容易复发六剑诀斩、震、雷、重、指等五诀演变成的掌式,混合而成雷掌诀式,招招沉霸道、式式锋利敏捷。
但三个人到底是谁进步的比较多,就连他们自己也不太清楚。
此时身背得了牛皮癣怎么办刀剑的钱小开、由客栈二楼缓步走下。天道甘霖及雨露二人起身招呼钱小开坐在同一桌,同时也要烈风致三人把两张桌子并成一张,显然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讨论。
众人坐定位,天道甘霖作个开场白:“我们这次到南龙的任务,远比想像中地要麻烦许多,有些问题让我觉得困惑,所以我才想提出来让大家讨论。”
玉泉轩以各式金银珠宝闻名皇朝与南龙,今趟玉泉轩接受了南龙顶尖势力原家的订单,制作一批名贵的饰品及一只价值连城的九龙杯,前往龙君城,并计划在南龙增设玉泉轩分行的评估。
只是龙君城并非原家势力范围,为何要选在此处,且中途本就有预算会遭遇到禽兽至尊及百虎山两方面的抢匪掠夺。但出乎意料的,百虎山并未出手,而禽战一方的人马却硬生生地横越近百里的距离、且锁定目标在九龙杯身上,九龙杯是原家专为此次南龙国龙王龙圣啸寿辰所准备的贺礼,禽兽至尊此举摆明的对原家而来。而这两方面的人马丝毫没有半点牵连,也从没听说有过什么冲突。
再者、出了名的抢盗窝、百虎山竟然没有对这批货物下手,反倒是换了另一伙收钱买命的杀手刺客山庄出马,这件事更是令人无法理解,南龙国的情势透着一种微妙的改变,今后要收集的情报得由另一个方向再次搜集,之前的情报似乎不太管用。
甘霖会邀钱小开与会讨论,除因现在大家同在一条船上,需同舟共济外,也希望从钱小开这个本地人身上得知一些消息。
钱小开双眉紧蹙思考着甘霖的问题,最后缓缓开口回答道:“我想可能只有一个原因,我虽非百虎山百零八虎之一,但却与百虎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半年前我曾经辗转得到一个消息,但因我个人问题而未进一步确实消息的正确性,现在看来应该是真非假了。”
众人并未说话打搅,只是静静地看着钱小开脸上的表情表银屑病患者合理的保养方法是什么化,此时钱小开的表情隐含着一股失望和懊悔。
“我知道的消息是百虎山当家家主百里冰洁、嫁给原家少家主原十敌。”
“雨田!”甘霖马上低唤雨田一声。
身为六道耳目天视地听堂的管理人,对情报分析,自是有独有之处,骆雨田能被天道夜衣推为管理人,绝非偶然,之前则是因为推测的方向错误、以至无法弄清现况。
现有另一项珍贵消息、细一思索,便有北京三甲医院名医葛蒙梁教授来院会诊所结论。
南龙总分三城四地,但其中势力纠结不清,三城里卧龙城虽名一城,但其实由十二座城所组成、兴建在一整座山脉上,龙君城则是由三府一帮宫与殿组成,龙啸城又是六堡围一城。虽说复杂,但可以用简单的三分法辨别,一为亲龙王一派,一为亲原、卫两家一派,一为中立。
南龙建国之初、是由三家合力兴起,分别是龙家、原家、卫家,这三家由谁当家执政都不会让人意外,在经过一连串的明争暗斗之后,最后是由龙傲鳞胜出坐上王位。
龙王为求王位稳固,广植各方势力,削减原、卫两家实力,在鲸吞蚕食多年之后,两家便不得不联手求存。双方争斗数十年,难分轩辕,双方各出奇招,广植暗地势力,用以作为秘密王牌。
前二代的龙王与原、卫两家的争斗一直是不分上下,这种情形持续到第三代龙王的出现才略见改观。第三代龙王龙君武为了掌握权势出其猛招,引发南北十年征战。一口气扫除了大半地反对势力。
但原、卫两家所占居的八方城及天地城地域,因各自的原因没有出兵而幸运保存了大半的实力,不过其暗地的附属组织则有过半丧生在皇朝境内。
北皇南龙的十年战争虽是折损了许多龙君武的实力,但就整体上而言,龙君武仍就是最大的赢家。
目前南龙势力以亲龙王一派最大,原、卫两家其次,但若原家和四地之中首曲一指的百虎山联姻,实力则以倍数递增、而玉泉轩若是成功入驻龙君城开起分店,则表示原、卫两家一方在实力上可和龙王相抗衡,也能吸收到一定的中立势力。
以北皇朝的立场来说,自然是不愿意见到南龙强盛,况且北皇朝才刚从十年战争的伤害里恢复过来。自然不想再发生这种大规战役,最好的方法自是坐看南龙内斗、所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看准情势扶植势弱的一方,不过那方胜出也无法在短期之内攻打北皇朝。
众人听后心道:想来原家打的也是这个如意算盘,想借着玉泉轩这条线搭上北皇朝的实力高层,增加己方实力。
这也解释了百虎山这群土匪强盗会不动玉泉轩这只肥的可以流出油的大肥羊脑筋的原因了。
因为玉泉轩是为龙王贺礼而来,龙圣啸没理由反对,只能教唆禽兽至尊那方的人马及派出刺客山庄杀手。虽然众所皆知,刺客山庄是龙王的左右臂膀,但毕竟是收钱杀人的组织,龙圣啸自然可以推的一干二净。
一理通,百理通,经过骆雨田的解释之后,众人在心里都有个底了。
“看来刺客山庄是非杀无瑕不可了。”甘霖抬头望向钱小开问道:“钱小开、无瑕呢?”
钱小开耸耸肩道:“她要在上头沐浴更衣,就把我赶出来了。”
话才说完钱小开脸色忽然大变!甘霖、雨露及烈风致也都同时心生感应,有敌来袭!
客栈二楼发出一声轰然巨响!其中还夹杂着几声惨叫声。
钱小开第一时间采取行动,直接拔空而起,以最快的速度扑向位于二楼的无瑕房间。
巨响同时间,客栈外头暗夜的天空、射上了三只刺耳的响箭。
分别由东方、西方及北方三个方位同响发出,彷佛利箭般重重地刺入了在客栈里所有人的心头。
脚步声、马蹄声、喊杀声由各个方向传来、镇上居民们的吵闹、哭喊声此起彼落,似乎整个小镇都陷入千军万马的包围之中。
客栈正大门尚未关闭、由正门看出去,至少有超过百人以上的人数,涌向客栈而来。其中有三十多名身披铁甲胯骑骏马的骑士、还有许多白衣刀客、人披狼皮的巨汉、以及一些似曾相熟的衣着打扮。
风雪团!七十二人狼!红叶盟!狂风沙!错剑堂!
甘霖当机立断大喝道:“雨露!先射骑兵!我们断后,雨田你们三个掩护无瑕先走!”
“是!”
兵荒马乱之际,麦和人急急扭头向罗蝶道:“小蝶儿,先要委屈你了。”飞快地将蝶背负在背上,再用腰带紧紧缚住。
罗蝶也没有回答和反抗、任由麦和人处置。
柔软的娇躯背在身后,胸前丰满而具弹性的傲人高峰紧贴于背,鼻尖所嗅的尽是罗蝶身上的诱人芬芳。
虽现处兵荒马乱的情景之前,但依然让麦和人的心中泛起了一阵荡漾,脸上还露出陶醉的表情。
骆雨田见状,踹了麦和人一脚笑骂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空发浪!”
“快走!”烈风致回头朝客栈外的压境大军看了一眼,右手抓起桌上的佩剑,率先扑向客栈后方。
雨露闪身移至客栈门口,左手持弓,右手取箭,拉弦放箭。神乎奇技的箭术加上深厚的内力,在常人一呼一吸之中连射三箭,百发百中、箭无虚发。
十息之内,三十余名铁甲骑士中箭落马,身上的铁甲丝毫没有作用、挡不住天道雨露无坚不摧的夺命箭矢。
一囊四十枝箭还没射尽,街道上便再也看不见一位骑士坐在马上。大批的敌人也在此时冲至客栈前十丈的范围之内。
甘霖、雨露二人杖刀横枪紧守大门,不让一人轻越防线。
“雨露,这的画面让我想起几年前和架势堂的马贼在尊德关前的那场守门之战。”
“是呀。”雨露只是轻点了下头笑道:“不过,这次的人比上次少了两个位数。虽然咱们这次也是少了二个位数。”
“你怕吗?”
“笑话!天道一族何曾怕过什么!”
此时冲在最先头的敌人已经踏上客栈前的石阶,挥刀劈向二人。
一声惨叫!那人化成一具尸体洒着鲜血滚下石阶,激烈的客栈喋血之战正式展开。
烈风致三人跃上围墙,四处一望,客栈周围具是黑压压地人影憧憧,人数至少在三百以上,且不断由街道两端出现援兵,情势看来极为不妙!
大半敌人都冲往客栈正门,但也有不少人由两旁包围过来,间中还有狼嚎声隐隐传来。
“混蛋!去死吧!”
钱小开的声音由客栈后方传来,众人立即寻声追去。
左方五名黑衣武士中途拦截,二刀一斧迎面劈来。
麦和人横剑一挥、带头的三人立时血溅当场,后方另两名好手趁隙四掌拍向麦和人。热风扑面、竟是同属火性的刚阳掌力。
烈风致闪身移前、双掌迎上,烈风掌劲强横无匹硬是破开迎面而来的火劲,直接震飞其中一人,抛飞的身躯在空中喷洒在鲜血,还没掉落在地上便已七孔流血而当场毙命。
骆雨田一式“曲虹如电”,苍竹剑剑身如蛇弯曲、穿过那人两掌之间的空隙,朔入胸口,同样也是立毙当场。
骆雨田低喝道:“敌人有不少好手,不要恋战,以卫小姐为先。”
大批黑衣人入侵,整座小镇在倾刻间完全陷入战乱,惊慌哀号、呼救声此起彼落。客栈里似乎也有不少武林人物寄宿,纷纷呼喝着与入侵的敌人打了起来。
这批敌人、极有规律皆是以几人为一小组行动,在遭遇上敌人之后,便发出信号招来同伴一起围绕。
三人在击毙第三组人马后,十三名蓝衣武士翻墙而入围向三人。
十三名武士,每人双手具是持着相同的兵器,一对锯齿日月环,且是以一种阵式群攻包围。
麦和人一见此阵式、感觉非常熟稔,脑海几个念头闪过立即想起,大喝道:“这是十三连环阵!”
麦和人对此阵极为了解,剑诀一引,倏地冲前,引动十三连环阵法运行。
连环阵方自展开,尚未来得及攻击、麦和人便又飞退而去。口中还大笑道:“慢吞吞的阵式,是想杀谁啊?我看杀龟白癜风早期的症状表现有什么还差不多,哈!”
“这边走!”骆雨田带头往客栈奔去,破窗而入冲进一间房间。
麦和人最后跃入窗口,立即躲在窗口一旁,两名冲的最快的十三连环手下,才跃入窗口,便被麦和人持剑斩杀。,而烈风致则学起以前麦和人的动作,将房中桌子翻起,斩下桌脚,运起金星真气灌入桌子,接着再将它如旋风般转起,将桌面如飞盘一般猛力射出!
一阵惨嚎,也不知多少倒楣鬼被桌子砸伤。
击破了十三连环的追击,三人先后冲往后院。
甫出后院,冲最前面的骆雨田差点被地上的尸体跘倒,后院的地上已经躺平四十几具尸体,钱小开左手搂着身无片缕的卫无瑕,右手持着纳财刀,左右挥舞,迎击着四方的敌人攻势,寒光四散、刀光过处,必带起一片血花。
“呀!”刀光暴卷,又是四人溅血抛飞,但其他杀手,依然前仆后继,攻向钱小开,彷佛不要命一般地狂涌上来。
biquge.name
抱住卫无瑕难以施展全力,纵使是特级高手也得打折三成功力,更何况刀剑齐施才能发挥全力的钱小开。
钱小开一刀贯过两人,抽刀再斩飞另一人首级,尸体倒下又有十余人接着杀上。
一条似有若无的暗绿青丝急速缠上他的右臂,钱小开立生反应、运功震开青丝,反手一刀劈死这名偷袭者,不料因攻击过于仓卒以致身后露出破绽、一双火热双掌趁虚而入印在背心。
钱小开硬是忍下差点吐出的一口血,反刀从腋下刺出,洞穿背后那人胸口。
那人连高兴的笑容都还没消逝,胸口便多出了一个碗大的血孔,仰天倒下脸上的表情写满了不敢置信。
随即回刀旋飞一匝,杀开四周敌人,连带身后偷袭之人的尸身也被斩飞,尸体分成两段,撒下漫天血花。
“喝!”一声长啸,三颗金星由暗处发出,高速射向后院中央。
三颗金星,三声巨响,带出十余具残破不堪的尸体及肉块,夹杂一片嘶哑哀号声,突来的巨变使得大群敌人起了一阵混乱。
机会难求,骆雨田、麦和人二人联手,剑影拳浪破开一条血路,来到钱小开身旁。
烈风致脱下身上外衣,让卫无瑕有遮掩娇躯的衣物。
“你带卫小姐先走,我们三人断后。”骆雨田丢下话,回身一式“流虹一线天疑裂”,剑锋贯穿二人,直没入柄,剑也没拔出,功力再摧运,“残虹飞魂飘天涯”狂发而出,又急又密的剑气、射翻十余名黑衣人。
忽然黑衣人中传出一声叫喊:“就是他!那个发出金色气功的人,就是他杀了咱们不字辈的聂首领,兄弟们!为聂首领复仇!”喊声一出,四周立时有不少人附和。
至少有二三十名手持不同兵器的黑衣人狂杀而来。
“呵呵呵…烈,各人造业各人担,那边就交给你了。”麦和人抛下话人便往另一方向奔去。
“你可真算好兄弟啊!”烈风致骂了一句,横剑架住一双铁爪,烈风掌连环拍出,五名不字辈手下、喷血掀飞。
“喝!”声中,引剑直刺,金星真气贯入剑身,金星气芒借剑攻出,化成一道剑形的无匹罡气,带着破空尖啸无情击出。
轰然劲爆!十余名黑衣人、不堪夹带锋锐剑气的金星爆流肆虐,化成碎尸血瀑染红周遭十丈范围。
钱小开背起卫无瑕、以长袖牢牢绑紧,刀剑分持双手,狂啸一声,刀剑化成一片光带,裹住全身。冲往南方。
光带所经之处,摧枯拉朽,如入无人之地,十成功力的钱小开,其势锐不可当。光带暴虐之路、遗下无尽残尸血池,缔下无数怨魂杀孽,比起方才烈风致一剑之威、有过之而无不及。
众杀手个个悍不畏死,纷纷奋勇扑上彷佛这条命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一般,高热掌力、阴寒冻气、紫光、青丝,其中还有挟带隐隐风雷鸣声,足显围攻之人不乏好手、高手。且一旁还有不少匹巨狼急扑而上。
钱小开豁出全力,以雷霆万钧之姿高速急辗前进。不论来者是人是兽,一触光带,必遭遇到爆血飞开的下场。
烈风致等人组成倒三连剑阵,踏着横尸遍野的血路紧随在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阳在线

GMT+8, 2022-8-15 17:47 , Processed in 0.04285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