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lq9o39 发表于 2024-2-26 17:33:40

最后几个字

第222章 腻人的甜蜜
陆见深的眸子沉了沉,道:“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吃完饭再接。”
“哦。”
吃完饭,南溪去厨房时,陆见深的电话再度响起。
他皱着眉,心情沉重的接起。
那边,助理牛皮癣的辅助检查是什么意思的声音很快传来:“陆总,方小姐的情况不容乐观,她一直在昏迷中,好像不愿意醒来。”
“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如果这两天方小姐还醒不来,可能就没有苏醒的希望了,还说让我们找一些能触动方小姐的人去多陪她说说话,喊喊她,让她产生求生的意志,这样可能还有一线生机。”
挂了电话,陆见深倚在栏杆上。
他的心,沉重的几乎喘不过一点儿气。
犹豫许久,他还是给林宵打了电话:“给我买张机票,明天的。”
“陆总,你身上的伤口还没好全,需要休息。”林宵说。
“无妨,你买。”
打开火机,陆见深点了一根烟,猛吸了一口。
刚要吸第二口的时候,突然发现腰上一紧,是南溪从他身后环了过来。
“站在这里干什么?”她抱着他,笑的灵动而开心。
“天气好,我在这里看看风景。”陆见深说。
“哦。”
南溪点头,忽然,她凑近他,轻轻的闻了闻。
然后,小脑袋一侧,立马就看见了陆见深垂在身侧的手,以及手上夹的烟。
南溪伸手,毫不客气的拿走了他手中的烟。
同时嘟着嘴,非常不满意道:“伤还没有好,你就抽烟,还要不要自己的身体了。”
陆见深笑着回:“小管家婆。”
“哦,原来某人不想让我管啊,行,那我不管了。”南溪说完,故意转身,装作生气。
果然,陆见深立马拉住了她,轻而易举的就将她扯到怀里。
同时低头,胡子轻轻蹭着南溪的头,低笑道:“管管管,不让别人管,只让我家小管家婆管。”
“这还差不多。”
陆见深又用胡子蹭了蹭南溪的头,南溪立马笑作一团躲开。
因为在医院呆了几天,陆见深这两天没有刮胡子,所以这次的胡子确实有些扎人。
被他一闹,南溪立马就不行了,笑着求饶。
“啊,痒,见深,痒,你放开我。”
“真的痒。”
闹了一会,陆见深才放开南溪。
南溪立马拉住他的手:“这里风景是不错,不过阳台上风大,你才刚出院,不宜吹风,我们先进去,你好好休息一下。”
“好。”陆见深点头。
午休时,陆见深掀开被子,然后直接把南溪拉进了被窝里。
南溪脸上顿时一热:“见深,你的身体还没好,要休养,现在不适合……”
一听她的话,再看看她脸上的神情,陆见深立马知道南溪想歪了。
不过,他也没有立刻解释,故意逗弄了一下:“不适合什么?”
“不……不适合做……做运动。”
最后几个字,南溪是红着脸说完的。
说完后,她已经恨不得把自己治寻常型牛皮癣吃什么包起来了。
陆见深抱紧了她,性感的声音从她耳廓轻轻的传入:“哦?我想抱着你午休一下,原来溪溪想的却是这事啊!”
“看来溪溪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他的话一出,南溪的脸更红了。
她伸手,粉拳锤了捶陆见深:“坏蛋,我才没有,谁迫不及待了?”
“那刚刚是谁说的运动?”
“我我……我我我……”
南溪“我”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词语。
最后只能扯着他的衣服,羞涩的把自己埋在他的怀里。
头顶,再次传来陆见深爽朗的笑声美国人怎样治疗银屑病。
下一刻,他抱紧了南溪:“我们午睡。”
直到头顶传来他平稳的呼吸声,南溪才睁开牛皮癣二十年了眼。
看了看他,她也闭上眼,很快在他怀里睡着了。
两人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
窗外的风,轻轻卷动着窗帘。
柔和阳光洒入房间,好像给整个房间镀上了一层金光。
而床上,两人静静的拥抱着彼此,郎才女貌,真的是一幅唯美至极的画卷。
南溪醒来,刚要起身,腰就被人紧锢住了:“再陪我睡会儿。”
“还没睡好吗?”
“嗯,抱着你舒服,还想再睡睡。”陆见深的声音微微嘶哑,性感十足。
南溪顺势搂住他的腰,笑的甜蜜道:“遵命,那就陪陆先生再睡会儿。”
“嗯,真乖!”
两人在床上磨磨蹭蹭了一会,等真的起来时已经是下午四五点了。
陆见深看了看手机,林宵的短信早就发来了。
说机票已经订好了,是晚上九点的。
把南溪抱在怀里,他头搁在她肩上,软软的问:“想吃你给我做的蛋糕。”
他想吃蛋糕?
南溪很是愣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问:“不是说不喜欢吃甜食吗?”
“是不爱吃,不过抱着你觉得很甜,就想也尝尝甜的东西,也尝尝你爱吃的东西。”
“好,那你快起来,我们去买原料,我对白癜风治疗有利的方法给你做。”
“家里没有原料了吗?”陆见深问。
“有是有,不过放的时间有点儿长了,去超市买点新鲜的。”
“那时间可能有点儿不太够。”虽然万般不忍心,可陆见深还是开口了。
南溪疑惑:“不够?怎么会不够呢?我做的很快的,保证让你在今天晚上吃到。”
“溪溪……”陆见深开口,眸色沉重:“我是说,我去机场的时间可能有点不够了。”
“机场?”听到这个名字,南溪的心骤然就冷了下去。
“你要去机场激素药膏银屑病吗?去哪里干什么?”好一会儿,她才听见自己的声音问出。
陆见深抱住她,心里疼的厉害:“对不起溪溪,我需要过去一趟。”
“什么时候去?”
“一会儿,晚上九点的机票。”陆见深说。
南溪好像听到了心裂开的声音。
他才刚回来陪了她多久?
他的身体都没养好,伤口都还没恢复,就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出国了吗?
“非要去吗?就不能不去?”万般艰难,南溪问出了口。
“对不起溪溪。”
“那……”她颤抖着声音:“至少晚一点儿,等你身体恢复好了再去啊,你身上现在还有伤,你让我怎么放心?”
“而且,我一点儿也不想你去。”南溪攥着他的衣角,十分不舍。
【作者有话说】
中午再加更一章哈!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最后几个字